無手續的“自行車保管站”仍在占道經營 無序狀態誰來管?

分享到:

三秦都市報—三秦網  本報昨天報道了《雁塔路百腦匯前人行道設自行車保管站 占道收費沒票據》一事,昨天中午記者回訪現場,發現其營業依舊,收費員依然自稱聯系不上老板。

既然是一處沒有手續的占道收費保管站,為何在曝光后依然能繼續經營?這事到底誰來管?

口頭約定由別人經營   有手續了再收回來

昨天中午,三秦都市報記者再次來到雁塔路百腦匯門前。只見這個設在人行道上的自行車保管站,仍在營業,占道的鐵馬、貼在護欄上的牌子、價目表,放在人行道上的椅子和遮陽傘沒有任何變化。仍是那名穿著白色上衣的中年女子在收費。

記者回訪,百腦匯門前的保管站,營業依舊

記者回訪時,百腦匯門前的保管站,營業依舊

記者走上前再次詢問手續,該女子仍稱聯系不上老板:“我收10塊、20塊,我就拿去吃飯。老板不來我也不找他,反正我找不到老板。要是城管不叫經營了,我也就不要工資回家去了。”

“我之前就注意過,確實沒票,也沒有公示價格,甚至停放區域也很隨意。但畢竟花2元錢存一下,能圖個安心。不僅是我,現在西安不再禁摩之后,很多騎電動車、摩托車的市民,都有這個需求。可收費員隨時要走的態度,實在讓人擔心。我給你交了錢,你隨時就走,誰能保證我車子的安全?而且,沒有手續、沒有票據,一旦有問題都沒辦法維權。”正在存車的市民金斌說:“收費員這態度就是胡攪蠻纏。既然城管允許占道收費,城管就要管好收費員。”

因與該收費員多次溝通無效,記者通過碑林城管,聯系到該保管站的老板陳勇。電話中,陳勇向記者解釋了保管站的情況:“我今年50多歲了,將近20年前,因為經濟困難,以我媳婦陳曉花(音)的名義,向街辦申請辦了這處自行車保管站。當時是有手續的,是西安市的統一標準,存自行車收費2毛,存電動車5毛,但當時電動車極少。距現在最近的手續,是2000年或2005年的,但現在已經遺失。后來辦不下手續,但一直在開著,也沒有人說不讓經營。2018年,我媳婦身體不好,就雇了人看管,但因為生意不好,我們口頭約定,由雇的那個女的經營,以后給辦手續了,就收回來自己經營。”

無手續狀態為遺留問題    為更好有序管理未取締

隨后記者從碑林城管了解到,類似百腦匯門前的這處保管站,在雁塔路秋林公司和東新科貿城門前,還有兩處,也沒有手續。

“以前有,過期多年了。”盡管記者再三要求,均沒有在這兩處保管站收費員處看到所謂的“已過期”手續。

Cache_-4785f1f0867c9da9.

多個保管站均處于無手續狀態

碑林城管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:“因機構改革,以前的審批部門已經合并或不存在了,無手續狀態為遺留問題。因為市民還有需求,為了能更好有序管理,所以我們暫未取締。”之所以沒有取締,主要是兩方面原因,該工作人員說:“一是多年來這就是有人經營的保管站,有人看守存車更安全。二是在劃定的區域內有序停車,比市民無序亂停亂放,更好管理。”

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員則稱:“要取締很簡單,一夜之間的事,但更好有序管理、合理合法管理卻是難題。多年來,市民習慣在自行車保管站存自行車、電動車。但是由于城市發展、機構改革等多方面原因,自行車保管站近年來不管從經營手續審批、價格標準制定,還是合法收費票據提供等方面,都斷層了,處于無手續狀態。”

針對這一問題,市民何寧祥表示:“建議相關部門梳理一下職能,可以借鑒機動車停放中心的辦法,劃設正規停車位,電動車、自行車、摩托車一視同仁。畢竟,存車和如廁不同,存車在提供停車場地的同時,還負責車輛的安全。”

隨后,記者將市民何先生的建議,轉達給了西安市機動車停放中心。停放中心工作人員回應道:“因車牌制式與汽車一致,所以盡管沒有明文規定,但一線收費員實際工作中,騎摩托車的市民,要求在停車位上停放,也是可以的,收費也一樣,也有票據。但電動車屬于非機動車范疇,不能停放在停車位上。街面上的‘自行車保管站’,也不歸機動車停放中心管。”

網友曾整理41處保管站    記者走訪多數已消失

其實,早在2015年7月,為了服務廣大“騎友”,曾有網友發過一個《西安的自行車保管站在哪里》的服務帖,里邊整理了當時西安街頭尚存的41處自行車保管站的地址、存車時間和收費情況。時隔4年之后,這些保管站是否還在原處,昨天,記者對部分站點進行了走訪。

以主干道為例,在網友整理的這份服務帖里,僅在南二環西段就有3處,分別是位于太白立交西北角怡豐城的自行車保管站、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旁人人樂門前的自行車保管站、西安市電子市場門前的自行車保管站。

三秦都市報記者走訪發現,太白立交西北角怡豐城的保管站已不見蹤影,也沒有市民扎堆停放電動車、自行車。人人樂門前的保管站仍在營業,一位身著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說:“老板去吃飯了,我給幫忙照看一下。停在天橋下這個區域,剩下區域不收費。”電子市場門前也有一座天橋,附近的保潔員師傅告訴記者,天橋下陰影部分就是以前的自行車保管站,現在已經沒人收費了,誰來得早誰放,放不下就只能放在太陽地里。

Cache_6fad2e233a6274ad.

天橋下陰影里原來是個保管站,現在也沒人管了

隨后,記者又走訪了電子城、曲江區域,多處網友曾標注過點位的保管站,目前均已消失。僅存的兩三處,均位于超市門前。

扎堆占道亂放無人看管     成城市交通新頑疾

一位有著近20年警齡的老交警昨天告訴記者:“其實,從街頭電動車亂停放的現狀看,自行車保管站是有需求的。但市場是殘酷的,當年的那些站點,有人停、生意好就繼續存在,停得少的肯定就漸漸消失了。相關部門應該與時俱進,傾聽百姓需求,對這些保管站適時調整。”

交警新城大隊一位交警表示:“目前掃黑除惡治亂,交警的重點就是治亂。兩三輪車亂停亂放其實就是一種交通亂象。但因為沒有給這類車設置合適的停車區域,扎堆占道亂放、無人看管的電動車,已經在主城區部分路段,成為新的交通頑疾。希望通過規范整治自行車保管站,能夠推動治理這一頑疾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秦都市報記者 李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占道收費沒票據》后續

[責任編輯:范為民]

彩票投注站处罚